墨影翼

乙女党,不要试图安利bl,该吃的粮我都吃
画画,写文都不在行。墙头重多,目前最喜欢的是相泽消太墙头喜提加一死柄木弔。我爱他们。不高兴

乙女向 泥石流(4)

杰克x原女
occ

好嘞,这次监管者还是没有追上我!顺利跑过大门的我如此想着。扭头看了一下背后的杰克,他的身态还是如此优雅,即便他没有打到我,他歪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可惜与我无关了。
游戏结束了,我迎着其他求生者惊讶,羡慕的眼神回到大厅,有人输了,没办法,毕竟我才不会在这里输掉。尤其是杰克。

猎杀结束了,杰克迎着其他监管者戏弄的眼神回到庄园,他输了,没办法这位小姐真的太狡猾了。他哼着小曲,站在围栏边,看着正在读书的艾尔思特·雷曼 。轻笑“我会抓住你的无论是以什么方式,艾尔思特小姐。”眼神阴暗
我抬头看向围栏,没有人在那。阳光难得仁慈的洒在这个终日不见阳光的庄园,天气正好。

重新把视角转回书本,这次的书并不是刑法而是一本名叫《迷雾》的书,里面详细记载着个个国家无法被饶恕的,令人恐惧的杀人犯。书很有趣,无论是,还是他们的手法好像还历历在目,真是要被这么杀死的话,也心甘情愿了吧。如此思索的我,把书页翻过,“开膛手杰克”,杰克?虽然都是穷凶极恶的存在,但我希望这个艺术家。。。好吧,也许他们真的很像。或许这个庄园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生活依旧无聊,明天都是遛与被遛的日常。也许你会给我带来乐子吧,我躺在大厅的沙发上,无神的望着杰克的房间。门紧闭着,一丝光亮都仿佛是奢侈。
多么可怕,我居然会关注一个想要杀死我的人。他的小曲,他的低笑,追逐我的他都是那么的迷人。这种情感,宛如毒药般在我的胸腔里翻涌,疼痛欲裂,可又不禁期待着下一次,下下一次的到来,也许我是变态吧,可这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或许在他手中死亡或是我最后的结局,真是太幸福了,不是吗?

这几天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他们已经无法看见赌约的结果了。乌鸦在外面叫嚣道,阴冷的天带不起对生的希望。自然我也是如此,所以我用肉换来了一个实验品,感受掠夺生命的乐趣。,丑陋的乌鸦在我的刀下逐渐分离。门开了,感受着熟悉的心跳声,我向门口看去。是
杰克。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