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影翼

乙女党,不要试图安利bl,该吃的粮我都吃
画画,写文都不在行。墙头重多,目前最喜欢的是相泽消太墙头喜提加一死柄木弔。我爱他们。不高兴

梦境与现实 乙女向

杰克x1
佣兵x1
occ?

梦境与现实
梦中的世界是美好的。太阳光洒在地面,红玫瑰肆意生长着。而其中的白玫瑰分外扎眼,少女站在亭子中央,眺望着远方。华丽的衣着点缀着她的容颜,在红色中的白色的她看见杰克,冷哼一声。杰克走向女孩轻笑到“谁又惹我的白玫瑰生气了?”杰克亲昵的摸上少女的发,眼中是化不开的温柔。少女无奈极了,叹了气一口气,双手攀上杰克的脖子,伏在他的耳朵旁边说“杰克该醒了。”
梦境破碎了,现实的冷酷刺进他的心脏。杰克沉默的穿戴好,拿上昨日买的白玫瑰去了墓园。里面静极了,除了杰克自己的脚步声,听不见其他。把玫瑰放在少女的墓前,微笑道“我惹你生气了,对吗?所以你才会这么对我。”绅士平日的冷静有些破碎,眼中强忍着的不是眼泪,是悲哀。因为我没有好好珍惜你吗?杰克的白玫瑰凋谢了,徒留那如血般的红。记忆终于变成一座牢笼,牢笼之外再无伊人。



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早上好,奈布先生。”在游戏中还这么轻松自在的大概只有你了,奈布并没有回头,他一点也不想见你,“明明就在旁边,为什么不去救他们?”隐忍的声音在耳边回响。“你不是医生吗?”“呵”你轻笑一声,转头去开奈布苦手的密码机,无言。奈布不明白,他不明白是什么东西,让一名上过战场的军医变得如此冷漠。
灯光,刷的一下亮起来。大门已经通电,奈布不想再对你说话了,一遛烟跑了出去。大门的灯光时亮时暗,心跳声越来越快,小丑在远处讥笑着,心中翻涌起的是愤怒,小丑的面具在你眼中扭曲变成一张张人脸,“引开他!”脑中的的神经不断放大,离他远点!我阻挡了小丑对他的攻击,火箭把我撞出去老远,气球绑在身上,扯着绳子站在门口,我看着远去的身影,满足感充满了我的心脏。
“我终于救你们了。。。”闭上眼睛,满足的流下泪水。
梦里都有些什么呢?是无尽的硝烟,哭嚎和待拯救的士兵。因为所谓的战略转移,部队里待救治的军人们,被抛弃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对我说“快走吧,医生。”还有一位已经成为父亲的军人拉着我的腿说“能帮我联系玛吉斯吗?。。。我不想死。。。。”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半梦半醒之间,那一位位敌人,军官站在我的面前,离他们远点。无论遭受什么,我想拯救他们。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