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影翼

乙女党,不要试图安利bl,该吃的粮我都吃
画画,写文都不在行。墙头重多,目前最喜欢的是相泽消太墙头喜提加一死柄木弔。我爱他们。不高兴

相泽消太x你

occ有

不用上课的周末,晚起的我在镜子前,呆呆的打量着自己头上的猫耳。用手戳了一下软软的,热乎乎的,证明了这不是自己的幻觉或是旁人的恶作剧。后面的尾巴随着主人郁闷的心情,不耐烦的一甩一甩的。指甲也变得尖尖的要去医院看看吗?

这是个性还是病症呢?

医院里等待审判结果。

结局不让人意外,AK群候症.....吗...  相泽老师,您还真是罪大恶极呢,让一个女子高中生为您而烦恼。

一边思考着明天怎么遮住猫耳,一边又胡思乱想要不要去自杀,告白这种事让他喜欢上自己这件事,我怎么可能做到。万能的神啊,请解救我于这尴尬的情事吧。

“早上好啊,xx酱。”日丽跑过来和我打招呼,“咦?”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身后的尾巴。“个性啦,别人的个性失控啦”谎言脱口而出,悄悄的把视线移到一边不敢看日丽。“这样吗?这样的话很苦恼吧”

顶着班里人的目光,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好害羞....如何是他的话我会原地爆炸的吧。

因为那不可告人的心思,我摘掉了自己的帽子,露出黑色的猫耳。尾巴也悄悄的晃了起来。

上课时的相泽老师在今天多看了我几眼,虽然视线多在耳朵上,果然这个猫奴。但有点难过,请您多注视一下我吧,相泽君。在心底小小的喊着。

。。。
。。

如果没有事的话,你通常会去喂猫。看着小小的,柔软的生物在手中动来动去,也总会想起
你喂猫的理由,不过是爱屋及乌的护着这些小生命仅此而已。

但今天有些不一样,平时这个时候,猫咪都会在此聚集,今天怎么了?

相泽老师!!!!我激动的快要跳起来了,但是不可以,压抑着自己满溢的感情,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相泽老师,你怎么在这里?”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身周阴暗的气息好像平静了许多“xx同学”

我依靠着树坐了下来,向老师搭话到“本来这个时间来吃猫粮的猫特别多,可是今天一下不见”相泽老师身体僵硬了一下,身周的黑暗气息又浓郁了一些。你感觉你好像明白了些什么,“老师喜欢猫吧,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摸摸我的耳朵哦”你笑着相泽说。他的眼睛好像突然亮了一下,再次确认了一下眼神对他说“可以哟”

相泽老师的手有一点粗糙,摸耳朵的时候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是又欲罢不能,这是向着老师啊。在我心底住着的那个相泽老师啊

日子一天天过去,无论是告白还是杀死他你都没有这个勇气。但是这几天唯一的进步就是相泽老师能和你一起在下午那并不充裕的时间一起撸猫。

躺在床上,眼泪掉了下来。果然我还是好喜欢你。

你的指甲变得平滑起来,不再是尖尖的猫爪。你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手,怎么回事?

尾巴也消失了,这说明了什么?我不知道,又会变成以前的样子吧,他不会再关注我了。也许我已经忘记了自己在生病了。

本着不想死,还想和他在一起的念头。你在喂猫的时候向他说“老师,我喜欢你,想要成为女朋友的那种喜欢”沉默在四周蔓延,气氛尴尬无比。你没有勇气了,转身流着泪,逃走了。

对不起,老师。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