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影翼

乙女党,不要试图安利bl,该吃的粮我都吃
画画,写文都不在行。墙头重多,目前最喜欢的是相泽消太墙头喜提加一死柄木弔。我爱他们。不高兴

查九乙女 难 唐晓翼x你

唐晓翼第一人称视角


那个孩子死了,在说要回来时登上的那艘轮船沉了。当警方来通知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用何种心情听完并送他们离开的。我好难过,但是莫名的哭不出来,只有酸涩的情感堵在胸腔之中。

墨多多他们有来安慰我,可是什么好安慰的吗?死了就去换新的啊,我才不会难过。随意的嘲讽了几句并再三强调自己不会有事,他们离开了。我瘫在沙发上,脑中一片空白。我好像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今天的星空格外美丽,虽说这样但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看。星星耀眼的可怕,吹杂着夜晚的风,刺的我眼睛生疼,泪珠从眼里滑落。视线已经模糊不清,但还是执着的望着这灿烂的星子,去年好像有人陪我来过,是谁呢?脑中昏昏沉沉一个人影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试图伸手去抓,只不过一片虚影。啧,没有抓住如何东西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喉中喊不出那个名字。

昏昏噩噩的游走在街上,我不知道现在的我在墨多多他们看来是怎么样的,有点累。被以不放心的理由带出来散心,是应该出来逛逛我觉得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是我但另一方面我觉得我很正常,那个孩子影响不了我。商场的玻璃澄澈透亮,映出人影完全没有问题,我路过时瞄了一眼,镜中的我是笑着的。我攥紧了自己的手。

警察来了,他们说可能已经没有幸存者了,遗体也有几率找不到了,在这里顿了一下又说他们会努力寻找的。啊,直到这一刻我才真正的,清楚的认识到你不会回来了。你死了,死在了冷漠无情的大海里。“啊,这样吗?请务必......”后面的话我说不出来了,这种希望已经可以消失了不是吗?已经一个月了,还会有希望吗?

我抱着仅存的微光等待着。

一年过去了,你被判定为死亡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我笑了那孩子大概注定无处安葬了。

我把你的名字纹在了我的身上,从此以后,在这世上,我就是你的墓碑。










――――――――――――――――――――
这里为什么对“你”用第二人称是因为最后一句的我就是你的坟墓

评论(7)

热度(44)